探索千古之谜——《三峡悬棺》

2017-04-20 22:22:00宝码网整理

一.惊人发现

v!^1wo寶碼網探索千古之谜——《三峡悬棺》网址http://www.i3baby.com/html/201704/1492704121528693.html

只要到过三峡旅游的人,都会知道,在那猿猴也没法攀登上去的万丈绝壁上,竟悬着一具具 棺材 。这三峡 悬棺 ,真是千古奇观、千古奇谜啊!

探险家白帆到过许多地方,却一直没去过三峡,心里总觉得遗憾。这年夏天,白帆特意安排了一周时间到三峡旅游,专为看悬棺。

白帆跟着旅行团,先坐大船,再换小船。进了小三峡,航行一段后,导游小姐告诉大家,再转一个弯,就可以看到悬棺了。

白帆精神一振,连忙调好望远镜的视距.船一转弯,顺着导游小姐的手指,举起望远镜看过去,只见悬崖峭壁上,鬼斧神工般开凿着一个个岩洞,洞中摆着一具具棺材。

白帆惊叹不已,就是徒手攀上那么高的崖壁,也叫人胆战心惊,真不知当时的人是怎么将沉重的棺材放上去的。他逐一细细看过去,看到第五个洞口,浑身一震,望远镜都差点失手掉下。他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:第五个洞口的棺材边上,竟坐着一个人!这人还是他的朋友,叫孙林,是重庆一所大学的年轻讲师。

白帆以为自己眼花了,这怎么可能呢?他又举起望远镜,千真万确地看到孙林站了起来。

这时,导游小姐和船上其他游客也看见了孙林,争先恐后地叫了起来:“那洞里有人!”“是考古的。”“不是,是千年僵尸复活!”

白帆强抑心中的震惊,孙林不是僵尸,也不是考古的,他教的是化学,跟古文物风马牛不相及,去那洞中做什么呢?他又是怎么上去的?这时,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只见孙林将那具棺材的盖子推开后,钻了进去。

白帆呆住了,孙林钻进棺材干什么?难道想体验当死人的滋味?

游客议论纷纷,但由于崖壁实在太高,又不像白帆一样带着性能极佳的探险专用的望远镜,看得不太清楚,都不敢确定洞里的人在干什么。导游小姐为稳定人心,斩钉截铁地说是考古人员在考察,乱了一、二十分钟后,船终于又向前走了。

白帆一直用望远镜死死盯着那具棺材,竟一直没见孙林出来。白帆再没心思游玩,他担心孙林的安全,同时也想弄清楚孙林为什么会有如此奇特的举动。船行不远,他便装起病来,导游小姐忙联络下行的船只,把白帆捎了回去。

到了巫山县城,在医院里打了个转,白帆随即出来。买了绳子钩索等必需的东西,出高价租了一条船,重新入峡。他从船工口中打听到,离着放置悬棺的崖壁不远处,有地段可攀沿上山,只是山上都是原始丛林,飞鸟难渡。白帆可不怕这个,到了目的地,叫船工等着,自己上山。

上了山顶,果如船工所言,放眼都是茂密的荆棘林木。白帆抽出早准备好的砍刀,向前开路。他上山的地方离放置悬棺的崖壁不过一、二里,他却足足用了三个小时才赶到。他俯身向崖下一看,不禁有些头昏目眩,暗吸了口凉气,心想:古时的巴人,是怎么将沉重的棺材弄上这险峻的崖壁上来的?孙林这小子又在捣什么鬼,偏偏跑到这儿来钻死人棺材?他四下搜索,见不远处的一棵树上,系了一根绳子,孙林显然是沿着这根绳子下去的。

白帆过去,扯着绳子往下看,能看到露出的半截洞口,他叫了几声孙林,并没应声。他试了试绳子足够牢固,便沿绳而下,不一会儿便到了洞里。洞并不很大,只放了一具棺材,由于常年的风吹雨淋,洞口岩石剥蚀严重,那具棺材比如今所用的棺材还略大一些.仍大致保持完整,叫人不得不佩服古时巴人选择木料的眼光。

棺材盖得好好的,不过旁边有条缝,白帆凑过去一看,里面黑黝黝的看不清楚,也听不见响动。白帆暗暗寻思:“这小子,难道在里面睡着了?”他敲了敲棺材板,叫道:“有人没有?过路的人口渴了,讨碗水喝。”

白帆偷笑,孙林听了他这番话,非吓个半死不可。但等了半晌,棺材里却没有半点响动。白帆觉得不对劲,叫了两声孙林,伸手推开棺盖往里面一看,惊得目瞪口呆。

孙林不在棺材里,但他的整套衣服——外衣外裤,内衣内裤,包括皮带、手机、鞋子、袜子,竟全“躺”在棺材里。那样子,就像是孙林在棺材里躺下后,肉身奇异地从衣服里消失了。就像蛇蜕皮一样,肉身离壳而去,而将包裹身子的所有一切,全留了下来。

这种景象,说不出的诡异。白帆心中骇然,一丝寒意从心头升起,禁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二、死亡公证

白帆呆立了一会儿,脑中一片空白,实在想不出为何会这样。孙林不可能是在棺材里脱光所有的衣服鞋袜,然后沿绳子又爬上去的。凭直觉,白帆相信孙林就是在棺材里肉身突然消失的。

一个大活人,怎么会平空消失呢?他又去了哪里?白帆百思不得其解。

棺材里还有一样东西,是一个牛头,白骨森森,但牛角并未脱落;几乎要戳出棺材来。牛头顶骨中心的空洞里,放着巴掌大小椭圆形一块鹅卵石,颜色青中带黑。’

这牛头显然是棺材原主人的陪葬,并无特异之处。白帆在棺材边坐下来,细细寻思这件事,任他绞尽脑汁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眼看天色将黑,白帆只得原路返回。那船工早已等得不耐烦了,埋怨了几句,匆匆开船。一路上,白帆寻思道,这事还得从源头去查,先到孙林学校去调查他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钻死人棺材。

回到旅行团;他和导游小姐打了个招呼,不再跟团旅游,另坐了船直奔重庆。到了孙林任教的大学,白帆向门卫打听,门卫热心地说:“孙林老师啊,好的,我帮你叫。”他一个电话打进去,不一会儿,一个瘦高个大步流星走出来,正是孙林。白帆瞪大眼睛,呆住了。

孙林怎么会在学校里呢?难道那天看错了,钻进棺材的并不是孙林,而是另外一个人?不可能会看错呀。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孙林在棺材里脱下衣服鞋袜,赤条条又爬了上来,回到了学校。这也太不可思议了!白帆暗道:难道这小子在信什么邪教?又钻棺材又脱裤子的。.

正猜疑着,孙林已到了面前,见了白帆十分高兴,一把抓住他的手说道:“你来得正好,我正缺个帮手。你先去宾馆住下,回头我联系你,千万千万,一定要帮我这个忙。”说完,不容白帆说一个字,他急匆匆打的走了。

白帆被晾在那里,哭笑不得。看孙林的样子,似乎真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他帮忙,而且他一肚子话,也一定要问个清楚。他先找了宾馆住下来,接着又到学校打听孙林的事。一问才知道孙林为了女朋友,这段时间正闹得满城风雨。

孙林的女朋友叫梁丽,两人在网上认识的,一见钟情,爱得很深。但梁丽的父母对他们的婚事坚决反对。梁丽的父亲是个大老板,瞧不起孙林这个穷教书的,希望梁丽嫁给省组织部长的小儿子,攀一攀高枝。为了阻止梁丽和孙林来往,梁丽父亲将她软禁在家。梁丽是个倔强的女孩,一口咬定非孙林不嫁。梁丽父亲拿女儿无可奈何,转头对付孙林,出重金收买,孙林却颇有点书呆子气,视金钱如粪土。梁丽父亲恼怒起来,指使人将孙林狠揍了一顿,这件事闹出去,媒体一报道,闹了个沸沸扬扬。

白帆心想:他让我帮忙,不是要我帮他抢老婆吧?没想到还真猜对了,第二天一大早孙林来找他,说要和梁丽见面,但梁丽的父亲派了两个人寸步不离地跟着她,,白帆要做的,就是挡住那两个人。

这个忙白帆乐意帮。他跟孙林到一个街口守着,没多久,一辆黑色小轿车开过来。孙林突然冲出去,双手一张,拦在了路中间,司机一个急刹车,只差一点点就撞在了孙林身上。白帆心想:这小子,为娶老婆倒不怕死。

车门打开,出来两个一身横肉的汉子,同时一个女孩探出头来,大叫:“孙林,小心!”这女孩正是梁丽,眉目如画,非常漂亮。

那两个汉子直奔孙林,白帆一步跨过去,双臂一张,那两个汉子来不及收脚,在他臂上一撞,就像撞在一堵墙上。连退数步。

那两个汉子吃了一惊,一起看着白帆。孙林从另一面绕过去,拉着梁丽就跑,那两个汉子想赶去阻拦,白帆却横身挡着。一个汉子举起拳头要打,白帆眼光像刀一样锐利,喝道:“动手手断,动脚脚断,我说话算数。”他声音不大,但有一股肃杀之气,那汉子举起拳头,竞不敢打下来,白帆冷哼一声,转身跟上孙林。

上了的士,孙林道:“去公证处。”白帆弄不懂了,问:“要拿结婚证,得上民政局啊!上公证处干吗?”孙林摇头,道:“我们不是去拿结婚证,是去做死亡公证。”白帆更加弄不懂了,什么叫死亡公证?

公证处到了,三人走进去,梁丽对公证员道:“我叫梁丽,我的生命是我父母给的,我现在要自杀,把生命还给他们,等我再活过来时,生命就是我自己的了,他们再没有权力干涉我任何事情。这件事,我想申请公证。”

这话,公证员和白帆都听糊涂了,正想问个明白,梁丽突然一声大叫:“同时请你们证明,我是自杀的,与任何人无关。”说完,她身子一晃,软软地倒在地上。

三、重返悬棺

白帆吃了一惊,过去一把搀住,只见梁丽脸色惨白,鼻孔嘴巴里都有血流出来,显然是中了剧毒的症状,惊叫道:“你怎么了?”公证员也慌了,孙林却不慌不忙地说:“她服了剧毒化学药品,三十秒钟就会丧命,公证员,过三十秒钟,请你给她公证,她确已死亡。”

白帆又惊又怒,一把揪住孙林,叫道:“孙林,这药肯定是你给她的,你是不是疯了?!”孙林是化学老师,自然有办法配出剧毒化学药品。孙林说:“不错,药是我给她的。白帆,有些事情现在来不及跟你解释,请你相信我,梁丽是我最爱的人,我不会害她的。我能让她活过来,但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他的眼光清醒而恳切,不像神智迷糊的人。白帆联想到他钻悬棺的事,觉得这一系列的事都很古怪。他冷静了一下,问:“要我帮什么忙?”孙林悄声说:“晚上,请你帮我把梁丽的尸体偷出来,运到一个地方去,她就可以复活。”白帆心中一动,问:“三峡悬棺?”孙林一怔,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既然知道,就更应该信我了。”白帆又惊又疑,心想:“难道死人进了悬棺竟能活过来?那也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不一会儿,警察来了,法医证实梁丽已死亡。因梁丽亲口说是自杀,跟别人无关,警察只盘问了孙林一番,没有扣押他。

梁丽的尸体停放在殡仪馆。半夜,孙林和白帆悄悄摸进去,把梁丽的尸体用被单裹了,抬出来,开着租来的车到了江边,连夜乘船下行。

孙林松了口气,说:“我知道你有一肚子疑问,我慢慢说给你听。我是巴人后裔,三峡悬棺里葬的,便是我的祖先。悬棺里藏着一个秘密,由巴巫掌握,代代相传。我的先祖里,出过一个巴巫,他将这秘密用文字记了下来。我偶然知道了这个秘密。”说到这里,他吻了吻怀中梁丽的尸体,接着道:“我的祖辈们,之所以要将棺材放到悬崖上,是因为他们相信,葬在悬崖上,灵魂就不会散,过了一定的时间,死了的人又可以重新活过来。你可能认为这是迷信,但秘密就在这里,它是真的,人在悬棺里真的可以活过来,不过不是所有的悬棺,只是其中一具。”

白帆问:“就是你钻进去的那具?”孙林吃了一惊,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白帆将经过叙述了一番,问:“你在棺材里搞什么鬼?怎么把衣服都脱在里面,光着身子溜出来?那是你巴巫老祖宗留下的古怪仪式?”孙林笑了:“你以为棺材里的衣服是我自己脱下的?不是,这就是那具棺材的奇异所在,死人进棺,可以复活或投胎转世,活人进棺,则可以跨时空转移。我虽然从先祖的记叙里知道了悬棺的神秘功能,但我不敢拿最爱的人的生-命来冒险,所以我自己先试了一下,躺进去,脑子里想着回宿舍,‘哧溜’一下,真的回去了,没想到身上所有的东西全留了下来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白帆惊奇到极点,笑道,“古话说,赤条条来去无牵挂,你这一趟倒很有点古意了。这悬棺为什么会有这种功能呢?”孙林摇摇头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据先祖记载,这具悬棺是巴巫之圣天巫升天的居所,是天巫以三年之功亲手制成,而将棺材悬置于悬崖绝壁之上,也是他的创举。我进去的那具棺材,其实是自有悬棺以来的第一具。”

说着说着,天色渐亮,船入小三峡,驶近悬棺地点。白帆明白了一些事,却又增加了新的疑惑,寻思道:“悬棺能将人在时空中平空转移,那也太不可思议了,那制造悬棺的天巫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两人带着梁丽的尸体,仍从白帆上次开出的路上崖。到崖上,孙林先下去,白帆将梁丽的尸体吊下去,自己再下去。孙林将梁丽的尸体放进棺材,后脑勺正枕在那块鹅卵石上。盖上棺盖,孙林扑通跪了下来,叩头道:“列祖列宗,一定要让梁丽活过来啊。我们已经做了死亡公证,她父母再不会干涉她。她将是我孙氏一脉最善良美丽的媳妇,会生下好多儿女,延续孙氏香火。”

白帆听了暗笑,心想:这书呆子,先搞什么死亡公证,这会儿又想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了。孙林告诉他,进入悬棺,一炷香时间便可心想事成。他凝神细听棺中的动静,半个小时过去了,什么反应都没有。

四、巴人时代

孙林急了,揭开棺盖,突然惊呼一声:“梁丽!”棺材中空空如也,并无梁丽的身影。据孙林先祖记载,死人复活,并不会离开棺材。就算梁丽是像孙林一样发生了时空转移吧,可也有不同,棺材中并没有留下梁丽的衣服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孙林看着白帆,眼泪便要喷涌而出,白帆也茫然不知所措。“梁丽!”孙林大叫一声,一脚跨进棺材,拉上了棺盖。白帆知道拉不住他,只得盘膝坐下,凝神打坐,顿时进入无我境地。他学过武术和禅定,并有极深的修为,这时希望能以一点清净无染之禅心,去破解悬棺那不可思议的谜。一入禅境,白帆立即感应到悬棺内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,召唤着让他前去。

白帆睁开眼睛,打开棺盖,孙林果然已消失。他毫不犹豫地跨进棺中躺下,反手盖好棺盖。一会儿,只觉得后脑勺枕着的鹅卵石忽然热了起来,一股热流从后脑勺一直弥漫到全身,同时有红光从脑后部射出,越来越亮,照得棺中一片粉红。

白帆只觉脑子一麻,身子已躺在了另一个地方,头顶蓝天白云,身下碧草如茵。他翻身坐起,孙林和梁丽都在,梁丽果然活过来了,笑盈盈地向他打了个招呼。孙林惊喜地叫道:“白帆,你也来了,太好了!”白帆看看四周,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孙林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这时,只听到山背后传出震天的鼓声,还有叫喊声。三人循声而去,上了一个小山包,眼前陡然开阔,是一块极大的平地,有两大群人正互相对峙。这些人都穿着古人的服装,老少不一,各持刀矛棍棒.像是两个村寨的人起了争执。左边一群人的首领,是一个头插白羽毛的汉子,拿着一根长矛,十分雄壮;右边的首领,则是一个插黑羽毛的汉子,同样雄壮,拿着一柄石斧。

鼓声停止,插白羽毛的汉子喝道:“黑云,这块土地,是我们先祖早就定下的葬地,你最好赶快领着你的族人离开。若硬要强夺,一旦开战,那时后悔可就晚了。”插黑羽毛的汉子大叫一声:“白鱼,你不要说瞎话,这块葬地是我们先祖先选定的,还是你带着你的族人赶快走吧,否则打起来,只怕你们有灭族之祸。”

“这都是什么人啊?穿得古里古怪,说话也稀奇古怪。”梁丽问,“他们是在拍电影吗?”白帆皱着眉头,寻思道:“难道悬棺把我们送回了古代?”

两群人越说越僵,战鼓重起,眼看便是一场大规模的械斗。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长啸,声震云天,竞将战鼓声压了下去。啸声过去,一个老者大步走来。老者身材高大,白发披肩,头上一左一右插了两根羽毛。“天巫!”两群人一齐欢呼,齐齐跪下拜倒。“天巫?”孙林惊呼道,“难道我们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巴人时代?”

天巫在人群前站定,却抬眼望向白帆等人的藏身处、、白帆与他四目一对,心中一震,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,正是先前召唤他入棺的,天巫看着白帆,面带微笑,说道:“远方来的客人,请你们过来,见证巴人丧葬史上的一个伟大转折.”白帆略一迟疑,带着孙林和梁丽走到天巫面前。白帆双手抱拳道:“晚辈白帆,拜见前辈。”跪伏着的巴人突然见到三个穿着古怪的陌生人,脸上都有惊疑之色。梁丽也吓得紧挨着孙林、 天巫向白帆一点头,对巴人道:“他们是远方来的客人,将见证我们巴人的一段历史。”说完,他喝道:“黑云,白鱼,你们本是同一个祖宗的兄弟,这块地本是你们共同的祖业,但你们却为了它而互相争斗,这让你们的先祖非常痛心。昨夜他们托梦于我,已为你们所有的人选定了新的葬地——江边悬崖的洞穴。葬进悬崖洞穴的人,灵魂将进入天国。你们的先祖还告诉我,为了让你们及你们的后代确信不疑,他们将使第一个葬进悬崖洞穴的人死而复生,以显示他们的神力。现在,我决定选两个人。”说到这里,天巫突然双掌齐出,同时拍在跪伏着的黑云和白鱼头顶上。

他掌力奇重,黑云、白鱼同时脑浆迸裂,栽倒在地。

五、悬棺之谜

梁丽和跪伏着的巴人一齐惊叫出声。天巫大喝一声,双眼电光飞射,白发扬起,威风凛凛,叫道:“我以天巫之名立誓,三天之后,他们必将复活。”他的神威震住了所有人,再无一人出声,在天巫的指挥下,巴人抬着黑云、白鱼的尸体来到江边高崖上,另分出一批人去抬了一具棺材来。白帆一眼认出,这棺材正是他们进入的那具。

在天巫的指挥下,巴人将黑云、白鱼的尸体一起放进了棺材里,用巨藤将棺材吊下崖壁,先下去的人再用木钩将棺材钩进洞中。

白帆等人目睹了放置悬棺的全过程,都难抑心中的激动,不时发出惊叹。孙林叫道:“我回去后,一定好好写一篇文章,将放悬棺的全过程披露出来,必定会引起轰动。”梁丽却苦着脸道:“只怕我们回不去了,会和他们一样,死了也葬进悬棺里,后人发掘悬棺,看到我们陪葬的手机手表,一定又是件举世轰动的大新闻。”

“不必担心,你们能回去的。”答话的是天巫。这时巴人已全部离开,只剩下天巫一个人,微笑着看着他们。白帆问:“前辈是哪个星球上的人?”悬棺的神奇功能,以及天巫眼中传出的巨大力量,使白帆确信,天巫绝不是普通人,十有八九是外星人。

天巫微笑着摇摇头:“不,我是地球人.是已经灭绝了的第一代地球人。”“什么?”白帆惊呼道。天巫发出一声叹息,道:“早在七亿三千万年前,第一代地球人便已出现,当时的地球不像现在这样四分五裂,是一个整体,高山耸立天际,大河劈开原野,每一块平原,从南到北,至少有一万公里,那种雄浑壮阔,现在这种疙疙瘩瘩的地形根本没法比。那时的人也和现在不同,共有十二种形象,有的牛头,有的马面,有的人首蛇身,有的鸡嘴三足。在第二代地球人中,中国人是继承第一代地球人印象最多的。你们知道中国为什么有十二生肖吗?”白帆愣了一下,道:“难道十二生肖是对十二种第一代地球人的记忆?”

天巫点点头,道:“对,我们本想告诉第二代人,第一代地球人大体是什么样子,给他们留个记忆。但传来传去,传到后来,走样的很多,但大概样子还是传下来了,像我们这一类,实际上是牛首人身,与十二生肖中完完全全的大水牛,并不一样。”说着,他一声低吼,身子突然长高,同时头部开始变异,嘴巴突出,脑后长角,成了一个体形庞大、牛首人身的怪物。梁丽顿时吓得尖叫起来。

原来,第一代地球人科技远比现在发达,对地球资源的利用也比现在先进得多。并且对资源尽情利用,不加以保护,最终环境恶化,资源枯竭。为了争夺剩下的有限资源,互相之间大打出手,最终同归于尽。天巫这支牛首人在灭绝前,集所有智慧,制造了一台超级电脑,命名为“大成器”,就是悬棺中牛头顶心骨上镶着的那块鹅卵石。悬棺之所以能让人起死回生及穿越时空,全是大成器在起作用。天巫其实早已死了,此时看到的天巫,不过是大成器制造出来的幻影。

白帆等人感慨不已,同时想到自己这一代人,尔虞我诈,对地球百般掠夺而不加保护,不正在走第一代地球人的老路吗?天巫说,之所以骗巴人把棺材放置在悬崖上,是因为他们经历了资源枯竭的年代,知道沃土难得,不愿看到他们用最好的土地来埋葬死人,于是略施小计,帮他们从死人手里把地抢回来。白帆等人弄明白了悬棺的来历,都觉得有些好笑。

三天眨眼即过,天巫指挥几条汉子从崖顶下去将棺材拉了上来,打开棺盖,只见黑云、白鱼突然睁开眼睛,一起站了起来。

“天巫,天巫!”巴人齐声欢呼,一齐拜倒。黑云、白鱼手拉手齐声道:“我们是同一个祖宗的兄弟,从此再不争斗,我们死后,所有的人都将葬进江边悬崖洞穴里,同往天国!”白帆等人相视而笑。

巴人散去后,天巫道:“你们也该回去了。”白帆问:“前辈把我们弄回两千年前的巴人时代,不会仅仅告诉我们悬棺的来历吧?”天巫笑道:“是,我叫你们来,一是孙林偶尔闯入,缘分难得;二是眼看第二代人又在重复着先辈的老路,实在不甘心,希望借你们的口,传话给第二代人,若不想像先辈一样灭绝,现在便是回头的时候了。”他话音刚落,白帆三人眼前一花,身子已站在来时的船上,往江边悬崖上看,天巫孤独地立着,慢慢化为牛首人身,再慢慢消逝不见。

看着天巫消逝的身影,白帆等人仿佛看到了第一代地球人的消亡,心中无限伤感。他们都知道,回去之后该为这古老的地球做些什么了。

非常感谢你认真的阅读完本故事,。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小钱场。本人在此鞠躬致谢!!!

以上是宝码网小编整理的有关探索千古之谜——《三峡悬棺》的内容,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帮助,如果感觉不错,别忘了微信给好友哦。

宝码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宝码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科技资讯

娱乐资讯

科学探索

游戏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