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篇鬼故事——《入墓三分》

2017-04-22 20:20:00宝码网整理

一、垂钓

宝碼網q^8ne长篇鬼故事——《入墓三分》网址http://www.i3baby.com/html/201704/1492865281171311.html

这年的暑假,我来到了同学赵赫的老家。赵赫是个孤儿,他的老家在风景秀丽的山区,跟他来这里,权当进行一场不花钱的旅游了。而真正吸引我的,却是这里的一种叫“闷罐鱼”的特色美食,这种美食的选材非常讲究——要用夜里抓来的鱼。

这让我对这种美食更加期待了。所以,到了赵赫老家的第二天夜里,我们就去了远离林子的一条小河旁去捉鱼。哪知道,刚出了林子,赵赫忽然紧张地拉住了我,伸手向河边指去。

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个头戴斗笠的老人正在河边闭目垂钓,他一动不动,远远看去,就像是一尊雕像。

这不就是一个垂钓的老人吗,赵赫为什么这么紧张?我的脸上不禁露出了询问的表情。

赵赫后退了两步,看起来很是紧张。但是,在他的眼睛里,却又闪烁着兴奋的光芒: “ 这个老人叫姜公公,是我们这里的人,生前是个孤寡老人—— 这片山区古墓众多, 只要是在这里盗墓的人,都要分三成冥器给姜公公,这是这里的规矩。可是,三年前,有一伙盗墓者破坏了这个规矩,他们从古墓里摸到冥器之后非但没有分三成给姜公公, 反而杀死了他,抛尸河边……”

眼前的姜公公,不是个活人?我总算听明白了赵赫的意思,忍不住打了个冷战:“那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!”

赵赫却轻轻摇了摇头:“姜公公还活着的时候,一旦有人在附近盗墓,他就会坐在河边用直钩垂钓。盗墓者都知道这里的规矩,在经过河边的时候,盗墓者就把三成冥器挂在姜公公的直钩上,这叫做‘钓金墓’。姜公公死后,这个情况却没有改变——他的鬼魂在这里垂钓,就说明附近有人在盗墓。古墓里冥器非常多,而盗墓者只会捡最贵重的拿,如果我们在他们盗完墓之后进入古墓……”

我的心狂跳起来。赵赫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他是想带着我找到盗墓现场,等到盗墓者离开之后,进入古墓捡漏。这种事,几乎没有什么危险。想到这里,我的眼睛也亮了起来。

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山坳间忽然响起了连绵不绝的“隆隆”声,如同一阵阵滚动的响雷。我和赵赫都听得分明,那显然是有人正在那里用炸药炸古墓的大门。

赵赫满脸兴奋地带着我悄悄绕过姜公公,向响声的方向悄悄摸了过去。二十分钟后,我们就来到了一面石壁前,只见石壁旁边都是碎石,一条深不见底的墓道, 已经出现在了石壁上。

赵赫蹑手蹑脚地来到墓道的入口,仔细听了听,松了一口气:“里面没有动静,那些盗墓者应该已经离开了,我们进去吧!”说着,一猫腰,钻进了墓道。

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古墓,我紧张地咽了口口水,跟在赵赫的后面。墓道并不太长,走了几分钟,就已经到了尽头。赵赫打开手电筒,向里面照了过去,墓室瞬间一片通明。当看到里面的情景后,我和赵赫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。

只见墓室里横放着一具棺材,一高一矮两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拿着两大包冥器站在棺材前面,正静悄悄地把一件件冥器放入棺材。看到手电筒的光芒,两个人吃了一惊,惊恐地回头向我们看过来。

与此同时,我看到一张脸在棺材里一闪而没。

那张脸怎么看,都像是那个坐在河边垂钓的姜公公。

二、古画

我和赵赫都认为盗墓者已经离去,谁知道,他们根本没有离开。更奇怪的是,这两个盗墓者并不是在这里探摸冥器,而是把带来的冥器一件件放进了棺材里。

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,刚想拉着赵赫逃出去。忽然,赵赫轻轻笑了一声,冲着那两个男人抱起了拳头:“不好意思,我们两个也是墓探子,没想到大水冲了龙王庙,二位继续,我们这就离开。”

在盗墓界,难免会发生两伙盗墓人同时盯上一座古墓的情况,一般情况下,讲究先到先得。第二拨进入古墓的盗墓者,只需要客气两句,就能安全离开。但如果非盗墓者误入古墓,情况就不同了,盗墓者少不得要杀人灭口。还是赵赫脑筋活,一看情况不对,马上就说我们是盗墓者。

果然,那两个男人紧绷的脸松懈了下来。他们也拱了拱手,示意赵赫和我赶紧离开。我和赵赫暗暗松了口气,刚一转身,那个矮个子男人忽然叫了一声:“等等!”

我心一紧,和赵赫停下了脚步。

“其实,我们到这里,不是为了盗墓。你见过盗墓者反而往棺材里送冥器的吗?”矮个子男人干笑了两声,“这样吧,你们等在这里,等我们放好冥器离开,你们想干什么,我们是不会管的。”

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情?我忍不住仔细去看矮个男人的脸,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来,他不是在开玩笑。一时间,我和赵赫都愣在了当场。

那两个男人不再理会我们,继续往棺材里放冥器,当两大包冥器全部放完之后,他们再次拱了拱手,真的就这样离开了。

“这……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赵赫兴奋得浑身发抖,快步向棺材走了过去。

忽然间,我想到了棺材里露出来的那张姜公公的脸,慌忙一把拉住了赵赫:“赵赫,等等!我觉得不对……”

说话的时候,我并没有拉住赵赫,反而被他带到了棺材前。当看到满满一棺材的冥器后,我倒吸了一口气,一下住嘴了。

棺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许多冥器,我和赵赫都不懂冥器,所以,在我们看来,那是整整一棺材的钱。奇怪的是,里面并没有姜公公的影子,难道,刚才看到姜公公的脸,是我的错觉?看到里面的冥器,我已经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,和赵赫都把手伸向了棺材里的冥器。

就在这时,我忽然听到棺材里的明器之间发出了一声窃笑,慌忙住了手。赵赫的脸色变得煞白,急忙后退了两步。

冥器怎么可能会发出笑声?我惊惧地看向了赵赫。

赵赫嘴唇抖动了两下,颤声说:“我认识姜公公,也知道他的声音——刚才的笑声,明明就是他发出来的!可是,他的鬼魂不是在河边垂钓吗,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他的鬼魂?”

我注意到,我们是在伸手拿冥器的时候听到的笑声,心头一动,再次把手伸向了棺材里的冥器。果然,这次又传来了一声窃笑,不过,这次,我已经锁定了窃笑的源头——那是一副古旧的字画,笑声正是从字画里传出来的。

头皮发麻之下,我咬了咬牙,展开了那幅字画——原来,这是一副“姜太公钓鱼图”。诡异的是,图中的姜太公,钓的并不是鱼,而是两颗人头。那两颗人头笔墨比较浓重细腻,一看之下,我就发现,这两颗人头的样子我非常熟悉。

这两颗人头的脸,正是刚才出去的那一高一矮两个男人的脸。

在一幅古画中,怎么会出现两个现代人的脸?我感到深深的不安。而赵赫,早已经浑身颤抖起来,他直愣愣地看着这幅画,忽然间,眼睛越瞪越大。

我再次看向了这幅画,这才发现,画里的姜太公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下斗笠,转过了头,诡笑着看向了我和赵赫!

三、骗局

显然,这是姜公公的鬼魂在作祟。

我慌忙合上了那幅画,同时,心中涌起了一个疑问:姜公公的鬼魂正在河边垂钓,我们来这座古墓的时候,回头还能看到姜公公的鬼魂坐在河边,它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就算它后来悄悄跟上了我们,也不可能先我们一步进入古墓啊!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 赵赫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:“虽然我们不是盗墓者,但是,一旦进入古墓拿冥器,就得遵守‘钓金墓’的规则,分三成冥器给姜公公。姜公公的鬼魂附身在古画上,很可能就是提醒我们不要忘记规矩。”

赵赫的话很有道理。显然,他这句话不只是说给我听的,也是说给姜公公的鬼魂听的。意思是,他已经知道了规矩,不用姜公公的鬼魂屡次提醒他了。

果然,赵赫说完这番话之后,我们再去拿棺材里的冥器,那幅画就不再发出笑声。

我和赵赫脱掉了上衣,将棺材里的冥器都包起来,背在背上,向古墓外面走去。而那幅古画,被我们留在了棺材里,因为我们谁也不敢留那幅附着姜公公鬼魂的古画。

刚走到墓室门口,外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那个矮个男人满头大汗,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,一看到我们,他就焦急地叫道:“别出去,外面有情况!”

我和赵赫一愣,都停下了脚步。

矮个男人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不等我们询问,他就语无伦次地说出了事情的经过。

原来,矮个男人和高个男人离开古墓之后,就准备回去了。小河是他们的必经之路,他们必须顺着小河,才能返回去。在路上,他们遇到了垂钓的姜公公。

当时,矮个男人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。他和高个男人并非是为了盗墓而来,没有必要分三成冥器给姜公公的鬼魂,那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前面呢?两个人惴惴不安地避开了姜公公,哪知道,每走一段路,就会看到姜公公垂钓的身影。

两个人这才感到了害怕,他们知道,不拿出三分冥器挂在姜公公的直钩上,他们就不可能摆脱姜公公的纠缠。

但是,他们身上哪里还有什么冥器?

高个男人脾气比较暴躁,当即对着姜公公喝骂起来,一边骂,一边向姜公公走去。

“ 都说鬼怕恶人, 我的那个同伴,应该就是这样想的。”矮个男人打了个冷战,“他想吓跑姜公公的鬼魂。可是,当他走近姜公公的时候,姜公公忽然一甩手里的鱼竿,鱼竿上的直钩就刺到了他的舌头上。接着,姜公公慢慢收线,把他给拉了过去。

一到姜公公面前,他的脑袋就被拧了下来!”

我早已经吓呆了。赵赫的反应更加强烈,他一直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矮个男人。当矮个男人说完,赵赫的脸色变了,慌忙问道:“姜公公真的动了?”

赵赫的问题有些不明不白。矮个男人只是愣了一下,并没有回答。

这时,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颤声问:“你们……为什么要把冥器放进棺材?”

矮个男人身体一颤,犹豫了几秒钟,终于叹了口气,说:“这次,我肯定没命回去了,告诉你们真相也无妨。

实话告诉你们吧,姜公公就是我们两个杀的。”

在矮个男人接下来的话里,我和赵赫越听越觉得心惊。

矮个男人和高个男人是一对盗墓贼,他们在三年前来到这里盗墓,得到冥器之后,自然得遵守“钓金墓”的规矩,分三成冥器挂在姜公公的直钩上。

可是,他们却不明白,为什么要分冥器给一个不认识的老人,就拒绝遵守“钓金墓”的规矩。

姜公公就向他们说明了这个规矩的由来。原来,姜公公的一位生活在唐朝的祖上,也是一位盗墓贼,当时曾设下一个天大的骗局。这位祖上伪装成一位风水师,谎称这片山区是道仙福地,葬在这里的人,死去都能魂升天宫。当时的王公贵族,争先恐后地把自己去世的亲人葬在这片山区,古墓数量因此惊人。但是,这位祖上却没能等到动手盗墓,就死去了,只留下了这骗局中无数数不清的财富。

自然而然,这里的所有冥器都应该属于姜公公,但姜公公不喜欢盗墓,就任由别人来盗,他只收取三成冥器。

高个男人和矮个男人哪会信这些,双方发生了口角,接着,口角就演变成了谋杀。

“谁知道,三年前的盗墓之后,就发生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……”矮个男人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。

四、要命

“我们从这里盗墓之后,我和同伴的家人接连遭遇横祸。当时,我们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两个在一起喝酒的时候,提到了‘钓金墓’的事情,忽然发现,我们家里遭遇横祸死去的人数,不正是家里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吗?”矮个男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“明白了这一点之后,我们就知道是姜公公的鬼魂在作祟,就高价收回了那些从这里盗出的冥器,还回古墓,希望姜公公不要再纠缠我们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我总算明白了过来。两个人没有遵守“钓金墓”的规矩,姜公公的鬼魂不再要他们的三成冥器,反而要了他们三分之一家人的命。看来,害命之仇,不是还回冥器就可以解决的。

在听矮个男人讲述的过程中,赵赫一直在怔怔地思考着什么。听完矮个男人的话,赵赫忽然打了个冷战,开始翻自己的那包冥器。

对于赵赫这突然的举动,我和矮个男人都觉得有些不安,都惊讶地看着赵赫。忽然,赵赫站了起来,他的手里,已经多了一把金柄匕首——这匕首也是冥器的一部分。我实在想不通,他为什么要把匕首给拿出来。

我刚要开口问赵赫,赵赫忽然发出一声吼叫,挺着匕首刺向了矮个男人。

矮个男人猝不及防,只发出一声惨叫,就满嘴喷血地扑倒在地上。

“赵赫!你在干什么?”我惊恐地后退了两步。

赵赫满目凶光地抛下匕首,回到棺材前,一边打开那幅古画,一边说:“你还不明白姜公公的意思吗?我们一动冥器,就属于盗墓贼了,姜公公现在不要冥器,改要命了。它必须杀死我们这两个盗墓者,不过,它给了我们一个机会!”

“什么机会?”我不明白赵赫的意思。

“姜公公的鬼魂附在古画上,已经给了我们提示。你还不明白那两颗人头的意思吗?它的意思是说,只要我们把这两个男人的人头献给它,帮它报仇,它就会放过我们!”

我愣住了。赵赫说的话非常有道理,姜公公的鬼魂出现在古画里,很可能就是为了向我们传达这个意思。赵赫比较聪明,听到矮个男人的叙述,就猜透了姜公公的意思,怪不得他会突然杀掉矮个男人。

“ 就算是这样, 你也不能杀人啊!”我大声叫了起来。

“今天早上,我看到这两个人,马上就认定他们是盗墓贼。我灵机一动,就想到了姜公公的故事,于是,我就扎了一个姜公公模样的纸人,放在河边垂钓,想要骗他们三成冥器。我想,他们绝对不敢靠近姜公公,也就不会发现姜公公其实是个纸人,”赵赫冷笑了起来,“姜公公的鬼魂明明一直在这幅画里,那个高个男人怎么可能会被姜公公杀死呢?所以,一定是这个矮个男人杀了他!矮个男人把冥器放进棺材之后,就后悔了,他突然不相信姜公公索命的事情了,两个人在河边发生了口角,一气之下,矮个男人就杀掉了高个男人!

接着,矮个男人返回这里,想用姜公公的故事吓走我们,他独得这些冥器。可惜的是,我早就看穿姜公公的鬼魂附身在这幅画里。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,就看看他手里握着的是什么。”

我翻开了矮个男人的尸体,在他的口袋里,摸到了一把小刀。原来,在和我们说话的时候,他一直在悄悄握着这把刀,想要趁我们不注意,对我们下手。

此时,那幅画在赵赫的手里展开了,突然之间,赵赫一下瞪大了眼睛,似乎在画里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他喃喃地说道:“变脸了……”

五、代替

赵赫重新展开那幅画,是为了确认姜公公的目的的确是要那两个人的人头。在赵赫杀掉矮个男人之后,我一直在担心一件事——高个男人并不是我和赵赫杀掉的,姜公公会不会要求我们再杀一个人呢?!

此时,这里只有我和赵赫两个人,如果真要再杀一个人的话,那就是我们其中的一个了。想到这一点,我仔细去看赵赫看画时的表情。当赵赫露出害怕的表情,并且说“变脸了”的时候,我就知道,其中一颗人头的脸,变成了赵赫的脸。

姜公公的鬼魂改变了那幅画,其实是给了我一个“机会”。

也就是说,赵赫不死,姜公公或许会杀掉我,也或许会把索家人三分命的厄运降到我的头上。赵赫是个孤儿,当然不会怕这个诅咒,他一定会先下手为强。

这些念头在我心中一闪而过,我知道,已经没有别的方法可想了。我悲伤地猛然冲向了赵赫,夺下他手里的匕首,向赵赫疯狂地刺了过去…… 躺在地上的赵赫,捂着胸口,不可置信地大睁着眼睛:“为什么、你为什么……”

我喘着粗气,丢掉匕首,失声痛哭起来。哭了一会儿,眼睛就落在了那幅画上,接着,我的身体僵住了。

画里的人头并没有变脸,变脸的是画里的“姜公公”,它的脸,已经变成了我的样子。

我这才知道,自己想错了——姜公公的鬼魂显然还在这幅画里,它的意思很明显,并非是让我杀掉赵赫,而是让我假扮它去河边垂钓。

我已经没脸继续待在赵赫面前了。

幸好他的伤势并不重,我慌忙冲出了古墓,来到纸人身边,脱掉纸人的衣服和斗笠,穿在了自己身上——摆脱厄运的唯一方法,就是按照姜公公的意思去做。

乌云忽然遮住了月亮,夜色迫人。

我忽然听到黑暗中有脚步声在接近,想到姜公公让我假扮它,不能让人认出我的真面目,我慌忙用斗笠遮住了脸。不一会儿,一个高大的男人领着几个人来到了我的面前,只见他拱了拱手, 恭恭敬敬地说: “ 姜公公, 我们是墓探子, 刚盗了一座古墓,按照‘钓金墓’的规矩,给您呈上三成冥器。”

我含糊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突然,这个高大的男人向前一步,手里多出了一根木钉,狠狠地钉在了我的喉咙上。我翻身倒在地上,男人顺势一脚,把我踢进了河里。

“哈哈哈!大伙儿放心去探墓吧,这个恶鬼,已经被我用‘桃木钉’除了!从此之后,这里的古墓,全都归我们所有了!”男人志得意满地大笑起来。

身在河水中的我,看到男人的衣角下面,露出了一截道袍。

河水载着我的身体,向下游而去。

在失去意识之前,我看到不远处树林边缘的一棵大树上,一个浑身惨白的老人飘在树梢上面。

只见它微笑着看着这伙盗墓贼,慢慢飘下树梢,向他们飘了过去……

非常感谢你认真的阅读完本故事,。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小钱场。本人在此鞠躬致谢!!!

以上是宝码网小编整理的有关长篇鬼故事——《入墓三分》的内容,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帮助,如果感觉不错,别忘了微信给好友哦。

宝码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宝码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科技资讯

娱乐资讯

科学探索

游戏攻略